科学资讯网 - 欢迎访问科学资讯网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生物世界 » 正文

它曾在《西游记》中大显神通 如今全球仅剩三只

时间:2019-04-30 | 作者:赵序茅 | 来源:科普中国 | 浏览:

我是一只雄性斑鳖,目前生活在苏州动物园,4月13日那天我深爱的妻子,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后一只雌性斑鳖去世了,我成为世界上仅存的三只斑鳖之一。

它曾在《西游记》中大显神通 如今全球仅剩三只

如果再也找不到雌性斑鳖,可能我们整个家族都会从地球上消失。在我永远离开之前,我想和你们聊聊我的家族史。

我们斑鳖也称斯氏鳖或黄斑巨鳖,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鳖,背甲可长达1500毫米,体重可达115公斤。

早在人类出现之前,我们就在地球上生活了,曾几何时我们的家族非常庞大,广泛分布在我国的长江流域(包括钱塘江、太湖)和红河流域。在中华5000年的文化中,处处可以看到我们家族的身影。

斑鳖的历史要从公元前说起

早在3000年前,商朝出土的青铜铭文中记载:

“丙申,王于洹,获。王一射,射三,率亡(无)废矢。王令(命)寝(馗)兄(贶)于作册般,曰:“奏于庸,作女(汝)宝。”

说的是商王在洹河射杀了一只斑鳖,随后下令以斑鳖的原型铸造了青铜鼋(yuán)。

它曾在《西游记》中大显神通 如今全球仅剩三只


那时候,我的名字还不叫斑鳖,叫鼋(yuán)。虽然,现在我们龟类家族中也有一位成员叫“鼋”,其实是你们人类“指鹿为马”。

不信,你仔细瞅瞅商朝青铜鼋的外形,最明显的两处特征:硕大的头部和突出的鼻吻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我们斑鳖。如今叫做“鼋”的动物,头部略小,鼻吻部不突出,和我们不是一个种。我们斑鳖才是真正的鼋。

西周时期,周穆王在行军途中,遇到九江阻隔,无法渡江。情急之下,周穆王下令捕捉我们家族和扬子鳄,用来添河造桥,这就是后世成语“鼋鼍为梁”的来源。这个典故足以证明早在西周时期,我们拥有一个庞大的家族,否则不足以填河造桥。

文学作品中的斑鳖

在后世的演绎中,我们还有一个名字叫癞头鼋,尤其在江浙一带流传。

人类在风景园林中,经常看到的一只大乌龟拖着一块石碑,那就是我们的原型。

在神话故事中,我们被唤作赑屃(bì xì),又名霸下,相传是龙的第六子。天生神力,可以背负三山五岳,后来被大禹招安,成就一段治水神话。

我们家族的辉煌还在继续,四大名著中,有两部都提到过我们。

《西游记》中,在通天河驮着唐僧师徒渡江的正是我们族人。

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说:“明儿我掉在池子里,教个癞头鼋吞了去,变个大王八……”这里的癞头鼋也正是我们的别称。

现代斑鳖的悲惨遭遇

随着人类不断扩张,我们的家族逐渐没落。尤其进入20世纪之后,我们的家族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20世纪60年代,随着环境恶化和人类过度捕捞,我们在长江的家族遭遇灭顶之灾,不久之后全军覆没。

而生活在红河流域的家族,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19世纪50-60年代,我们云南的族鳖还比较丰富,70年代也尚有一定数量。可是,自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,我们红河流域的族鳖遭到过度捕捞,2006年之后就在红河流域彻底消失匿迹。

直到20世纪90年代,我们的家族才受到人类的重视。那时候,我所居住的苏州只有3个同胞,上海有一个同胞。不久之后,我苏州的两个同胞和上海的一个同胞相继去世。苏州只剩下我孤苦伶仃。

斑鳖最后的时光

不过,人类发现长沙动物园还有一只雌性斑鳖,于是在2008年我们认识了。但由于我们夫妻的身体原因,没能完成开枝散叶的重任。

此时的人类比我们还着急,他们前后五次帮助我们夫妻进行人工授精,可是最终都没有成功。就在第五次人工授精之后,我的妻子永远离开了我,独留我一个孤苦伶仃。

可能过不了多久,我也会离开这个世界,最后我想说:地球上万千生灵,彼此相互联系,构成一个共同的命运体,希望每一个生命都能受到保护和尊重。

标签:西游记
Top